行瑾

微博:行瑾克服懒癌中
●学生党 产出不稳定 质量不稳定
●由于做实验被断电得了一种不能生活在零上环境的病从此深陷北极圈(x
●SCP基金会/哥谭/超兽武装 总之画风差距极大就对了
●人形自走爬墙机
谨慎关注

无责任瞎说。

夜枭子原本是想要超过夜凌云的,但是过去了很多很多年,在他自己也没有发现的情况下,他的要求降低了。夜枭子想要得到夜凌云的认可,但是他想要看清那个背影尚且艰难,又怎么可能被夜凌云正视呢。夜凌云只看得到强者。于是他只是被抛在身后,一次又一次地。

夜凌云希望夜枭子能够以一个强者的姿态给予敌人公平,可他不知道,夜枭子的视野早就被他的背影填满,看不到他所看到的风景。

一切本来是有转机的,只需要夜凌云说一句“不错”,或者夜枭子天赋再高一点,那么事情绝不会变成最后那个鱼死网破的样子。可惜夜凌云不会说出那句话,就像夜枭子无论如何也达不到夜凌云的要求。

那么好吧,夜枭子想。既然你对敌人的要求比对属下低得多,那么我就成为你的敌人好了。

诸君,我发现云枭还是很好嗑的。

比被骰娘诅咒游戏体验更差的是什么?
队友是个骰运爆表的人。

假叶:“你的记忆,怎么可能靠别人来恢复。”(大概是这样吧具体措辞记不清了)

怎么可能你妹夫哦,破阵他们的记忆珠最开始还是你给谣叔的吧??娘娘你失忆症挺严重啊??

啊啊啊!真的出本了!!买买买!

觋月:

      本宣
是文本!
一本正文本一本特典,特典含两篇未公开

正文本:《Curve Soul》
原作:Fox剧《Gotham》
cp向:主谜鹅,部分涉及all鹅
限制级:NC17
内容:十篇正文
尺寸:A5
文手:觋月
画手:兔子子
其他均为三只喵一条龙

特典本(可单售):《至死不渝的爱》
虐谜向:
伊藤润二au
尺寸:A5
内容:两篇正文,两篇未公开番外
其他均为三只喵一条龙

赠品(可单售):钥匙扣两个
画手:詹土土

预售时间:8.9.晚八点—8.25.

tb预售链接

链接为全款预售,应该会有少量通贩,为发货挑剩下的余本,以后也可能不会二刷,所以要入本的要尽快。
家里人不让看的记得藏好本哦(一个被收过两本拔杯(为什么就只收拔杯🌚)的人苦笑一声)

【云枭】真爱之吻

[标题] 真爱之吻
[原作] 超兽武装
[配对] 云枭
[设定] 夜枭子猫化+真相是假设定
[预警] 兽化/夜枭子洗白/极度傻白甜
[梗概] 好消息是他没死,坏消息是他变成了一只猫。
[声明] 脑洞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延续《真相是假》设定,即将军本轮回的出生点在第一平行宇宙、帮助鬼王不是夜枭子本意,以及夜枭子是个云枭同人大手。
超兽30日第19天。
有非常非常严重的OOC和文笔走失。排版辣鸡。
————————————————————————

“我不是故意的。”夜凌云有些遗憾地说道,“我想开个玩笑。”

“……对,你当然不是,你想让它永久地持续下去。但是我现在变回来了,你打算怎么办?”夜枭子面无表情——有可能是因为尴尬,又或者是别的什么。

“那有什么办法。难道让我再捡只猫?”

“别岔开话题,你明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夜枭子板着脸。

“好吧。我本来想带那只猫上玄武号,既然现在发现它是你,那就你跟我去好了。”

夜枭子张了张嘴,可能在为自己将军的无耻而汗颜。在他来得及出声反驳之前门被挤开了,一个红头发从外面蹭了进来。

“好吧,听起来你们似乎达成共识了,”火麟飞顶着夜枭子刀子般的目光说,“那么谁能告诉我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事情是这样的,一星期之前的一个早上夜枭子睁开眼,被骤然闯入眼帘的阳光刺得双目生疼。他马上意识到他不在第四平行宇宙。

然后他一挺身站起来,发现自己的视角变得很低。夜枭子以为自己瘫痪了,惊恐地回头——

操,尾巴。

夜枭子颓然倒在地上,感觉身体被掏空。

不过毕竟写了很长时间小说,什么play都玩过,他很清楚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他重新提起精神,开始端详自己。

一只普通的猫,没有异能量,什么都没有。

那么还有一个问题。

夜枭子咽了口唾沫,看向自己的尾巴。

他小心翼翼地试着扭了一下。尾巴以一个青涩地姿势环了起来。

能动!

反正也没有人能看见,夜枭子干脆很没形象地追着自己的尾巴玩起来。然而五分钟不到,一连串脚步声狠心地打断了这项活动。

那脚步声他听了十万年。

夜枭子触电一般缩到了角落里。说实话他不知道这时候该怎么面对夜凌云——不,任何时候他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夜凌云。

声音的主人若无其事地走进巷子里,引起夜枭子一阵恐慌。就像很久很久以前他若无其事做着他的将军,却引来夜枭子的满心纠结。

最让夜枭子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那个人发现了他没来得及藏好的尾巴,一只手掐住他的后颈,把他整只猫拎了起来。

被悬空的感觉一点都不好,失去对身体的控制权让夜枭子极其恐慌。他高声叫着,伸出爪子到处乱挠。

而夜凌云只是把手往前伸了一点,平静地盯着夜枭子的眼睛,盯得他甚至开始心虚。

……好了,随便吧,夜枭子想。只要没人认得出他是谁,稍微怂一点也没什么。

所以他很干脆地把爪子收回来,不再挣扎了。

夜凌云继续盯着他,盯了很久,然后转过身向巷子外面走去。

夜枭子紧绷着身子向四周不时走过的人群张望着,用排除法得出了这里是第一平行宇宙的结论。三万年前他跟夜凌云来过这里,但那时候这里还跟第二平行宇宙比较类似。现在它倒是更像其他各个宇宙的结合体,有着它们每一个的特征。

夜凌云在一扇门前面停下来,用一只手掏出钥匙,然后在夜枭子震惊的目光中把它插进了锁孔。

夜枭子整只猫懵在那里。这种地方是……家吗?所以夜凌云这是要——

夜凌云径直走进浴室,把夜枭子往池子里一扔,然后心狠手辣地开始放水。确认这只猫爬不出来以后居然关上门走了出去。

夜枭子生气了,哄不好的那种。

不过两分钟以后还没有人来哄他所以他就自己好了。

在夜凌云重新走进来之前的半个小时里夜枭子郑重地考虑了一番他作为夜凌云的猫活下来的可能性,得出的结论是比作为夜凌云副将活下来的可能性还高一点。

所以在夜凌云把他抱出浴缸的时候他甚至善意地舔了舔对方的手指——虽然收效并不遂他愿就是了。

噩梦的开始是他作为夜凌云的猫的一周后。

在他饶有兴致地把一只老鼠来来回回放走又抓回来以欣赏其绝望反应的时候,夜凌云毫不留情地把他提了起来。过了差不多二十分钟以后,他们来到了一间装修复古的老屋里,然后在那里看到了玄易子、火麟飞和苗条俊。

夜枭子至今还记得他当时有多担心玄易子当场拆穿。

可是玄易子没有,他只是和蔼地向另外两个人描述了夜凌云目前的状况。夜枭子几乎就要以为他什么也没看出来了,如果他没有意味深长地多看一眼的话。

回去以后夜枭子一直觉得不对劲,直到他半夜抓老鼠踩塌了地板。

——他的异能量回来了。

夜枭子立刻开始动用他的全部脑细胞思考怎么把这事瞒过去,直到夜凌云循着响动破门而入他才想起自己现在是只猫,不需要刻意去隐瞒任何事,夜凌云自会找到足够合理的解释。

即便他现在大喊“老子是夜枭子!”,夜凌云听到的声音也不过是两声受惊的猫叫而已。

但是夜凌云复杂的表情让他有点慌。一段沉默过后,他听见对方嘴里传来魔鬼般恐怖的声音。

“……夜枭子?”

不是吧。夜枭子呆在那里。

“……”

“喵。”

夜凌云一闪身出现在他面前,拎住后颈把他提到胸前的位置,然后死死盯着他的眼睛。

夜枭子目光躲闪。

火麟飞他们赶到的时候,夜凌云已经把他按在桌上有一会了。

“这只猫是夜枭子。”夜凌云开门见山地说,“我想听听你们的想法。”

“呃……往他身上注入异能量试试?”火麟飞其实非常想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他直觉现在不是个好时机。

夜凌云摇了摇头。他早就试过了。

“夜凌云,火麟飞,你们听说过青蛙王子的故事吗?”胖墩突然神秘兮兮地说。

“说重点。”夜凌云显然没心思听他讲童话故事。

“我想,也许夜枭子需要的是一个真爱之——哎呀哎呀哎呀……”胖墩说完之前就和火麟飞一起被夜凌云打包踢出了门外。

房间里又只剩下两个人了。夜枭子避过夜凌云不善的目光,感觉自己不把十万年前的事解释清楚的话可能活不过今晚。

他说了。

“你随便怎么办吧。”他最后说。

夜凌云眯着眼睛打量了他一番。“我想苗条俊说的那个方法也许可以一试。”

他试了。

……哈。
我突然发现一件很嘲讽的事。
这次的参赛作文我写的就是这个,题目是如果有一条路前进后退都是必死无疑会怎么做,我写的是要不要用学文的代价来写东西。
我写我选的路我怎么都要走下去,我要写,即使我要面对我的文字差到极点的事实也要写,即使一开始找不到待遇足够高的工作也要写。我可以去学更多的东西,我可以提高学历,我愿意从死里找出生来。
我心里想的是,我不前进也不后退,我从左我向右我绕路过去。
现在我知道了,一条路本来就只有前后两个方向,想绕路的唯一结果就是滚入深渊。
这真是……过分啊。我真正面临这个问题的时候,第一反应做出的选择竟然既不是我写的也不是我想的。

够了。
我连自己真正的想法都没办法写进文章里,我还写个屁。
……原来所写下的一切,都不是真的为了写作而写作啊。
写作本身真的有带给过我快乐吗?还是写出东西以后他人的反馈才真正给我写下去的动力?
……我真的有,有像我写的那样,曾经深爱过写作这种东西吗?
我一直把一位校刊上看到的学长引为知音,因为他在那几篇文章里说他无论如何都要写作,不管阻碍他的是什么。那时候正是我因为写东西跟家里争执最凶的时候,我是真的为他这几句话哭了好几次。
…………
但是现在看来,和他是知音的只不过是长久以来我用文字维持的那个人设罢了。
我又哪里配和他成为知音呢?我若真的像他的哪怕一半那样热爱写作,也不至于现在写出来的还是这种稀烂东西。

好了,够了。
是时候检验一下自己了吧。我不能再给自己文字以外它衍生出的感到快乐的途径了。就看看把一切都剔除掉以后光是写作本身够不够让我坚持下去。
如果能的话,如果能的话,如果这次真的能成功的话,我下次面对类似状况时才能真正坚定地告诉自己继续下去,我下次哭到一塌糊涂的时候才有资格再翻出我师兄那几篇文章来再看一遍,我才知道究竟是什么让我写作。

好吧,我决定了。
我会把我之前欠下的所有点梗和挖了一半的坑填完,然后不再碰同人。
我会继续爱我船的那些CP,但是我不会再发出来了,一篇都不会。
就这样吧。来看看让我在乎的到底是什么。

“我可以试试。”

让 - 保尔 . 萨特 戏谑bot:

“我是弱者……”
“我是弱者的同伴。”
“你不了解我……”
“我现在就是来了解你的。”
“可我不需要你的关心。”
“为什么?社会上的人们都是互相关心着活过来的。”
“所谓社会,不就是你吗?”
“好,那么就是我要关心你,与其他人无关。”
“可我不缺你这一个人的关心。别的人还是不尊重我。他们还是在往我的脸上吐口水,然后说我咎由自取。他们甚至不愿相信我是弱者,因为我是如此竭尽全力地模仿着他们。我试图成为他们之中的一员,但我做不到。”
“我可以改变你……”
“你不会这么做,这太粗鲁了。您不是我的同伴吗?那就请您对我温柔一些。关心是好的,但是强加于人的关心,有时也可以杀人。”
“我知道了。那么你就保持现在这样活下去。如果什么时候你想要改变的话,请自便。”
“你能做些什么来改变他们吗?”
“我可以试试。”

鬼知道我都做了什么……
梗源见评论区